無明無見

考研,学习。
FF14开服玩家,黑魔是天!
P系列和苍井翔太间歇性疯狂热爱。
雷亚音游8年老粉,雷亚死忠玩家
写的肉文总是被老妈发现而萎掉。

触不可及

奥尔(公式)光 微量私设 ooc

之前在群里的脑洞

“艾欧泽亚只有伤害是真实存在的,无论拥抱还是触碰都会从身体里穿过,都是幻影。”

没有大佬产粮,我自割腿肉,我  杀  我  自  己





光是一个怕麻烦的人。

别看他平日里大大咧咧,为造船厂老阿婆送饭,帮黑衣森林卫兵擦路灯,实际上大部分时间都是同情心作祟。一边嘀咕着“明明就是几百米的路”,一边顶着灿烂的笑容跑腿,光想,善良的人总会沦落个陆行鸟的命。

更何况,这人和人的交往也算不上容易,握个手拍个肩总要小心翼翼地调整好角度,否则一不小心就有穿过去的风险,影响倒是没有,但身体里穿出一只手,怎么看怎么不对劲;到走路的时候,这块石头那条小溪总会尽职尽责的拦住去路,平添烦恼。天赋异禀的光曾经趁着被海德林拉进小黑屋的机会找她抱怨这是什么不人道的设定,那块话痨水晶却在这时装聋作哑,”真是气人“。

所以可以忙里偷闲的时候,他宁愿找个暖融融的落叶堆,在拉诺西亚阔叶林缝隙中细细碎碎的阳光里打个盹,或是向黑衣森林农场的农夫要个苹果,荡悠悠地逛去把果核喂婴猴。

也正是因为如此,光在面对奥尔什方的时候,才第一次感到了手足无措。“这人怎么这么奇怪”,光想,简直和当年那个马头怪人不分伯仲。那个“冒险者奔波的身影真是太棒了!”的怪人身影似乎渐渐与眼前这人重合,光不禁冷汗涔涔。

光不知道怎样面对一个不需要他帮忙,也并不是弱者的角色。他琢磨这个巨龙首的指挥官吃穿不愁属下不少,乐得不会良心不安,也就总是会绕个弯避开那个奇怪的地儿。但偶尔避无可避的时候,他也乐得进去蹭一杯奶茶——咕咚咕咚的灌下去后,他才有勇气推开吱嘎作响的木门,直面库尔札斯刀割般的风雪。“这人其实还挺好的”,光想,“如果他不老是惦记着我的肉体的话……”

其实光自己也不知道“美丽的肉体”到底是个什么概念,“毕竟我也摸不到别人……”他小声嘟囔。“肉体”听多了,光也学会了选择性忽略这个一开始令他面红耳赤的词语。那个与别人格格不入的指挥官除了变着法子夸他,倒是从来没有做出过什么出格的举动。想想看他好像也做不了什么。光放下心来,开始三天两头正大光明地蹭吃蹭喝。

没有什么是一杯奶茶搞不定的,如果有,那就两杯。借着奶茶的功夫,光也探听到了这个传奇指挥官的身世。就宛如秘银之眼上最浮夸的三流小说:贵族的私生子无依无靠奋发图强,成为青年才俊挑起家族栋梁——放在平时光甚至都嗤之以鼻的剧情,不止为何却仿佛在他心尖上揪了一下,不很疼,却有些酸楚。

后来,究极神兵、杀机四伏的晚宴、沙之家陷落、拂晓失散……站在巨龙首的门前,光甚至还有些恍惚。他看了看自己的手,这双手收敛了同胞的尸体,却毫无知觉。那些躯体只是经由这双手化作以太流逝了,甚至没有搅动空气分毫。光一拳捶在巨龙首冰冷的石砖上。“偏偏只有寒冷和疼痛如此真实”,光自嘲,多么荒唐。

他推开接待室的门,桌上是三人份的奶茶和索姆阿尔栗子蛋糕,仍在腾腾地冒着热气。光抽了抽鼻子,感觉眼眶一热,捧起奶茶抿了一口:“果然没有什么是一杯奶茶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加一块夺还失地的栗子蛋糕吧。

过了几天,光踏进了那个完全陌生的国度,虽作为福尔唐家的宾客,自尊心却催促他做些什么。娇小的塔塔露自告奋勇收集情报,他便跟随次子去阿巴拉提亚云海增援——天知道这名字是怎么记住的,光想。云海往好里说是生活悠哉,往坏里说就是左迁养老。光跟着部队打打尊杜族,帮馋嘴厨子做做饭,感觉骨头缝都生锈般吱嘎作响。

“所以就大意了”,光懊恼。明明自己没有一点功夫,却总是胆大包天到处乱跑,光在心中抱怨。二少爷几句话的功夫居然被尊杜族抓了去,光心中不满,却还得尽快救人。战胜过究极神兵的光本不把这些肥硕的蛮族放在眼中,抄起斧子就向部落中冲去,一串钢铁旋风撂倒几个敌人后才发觉不对劲——“数量太多了”,他流下了几滴冷汗。左冲右突杀进最深处解开束缚,光拖着二少爷就想往外跑,奈何这贵族家的傻儿子居然吓软了腿,一步一步往外挪。光啧了一声,冲进敌阵吸引住注意力往反方向跑。只要那个傻鸟能够平安离开,自己有一万种方式脱离险境。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二少爷居然在门口与尊杜的援军纠缠在一起。光试图用飞斧引开敌人,却感觉眼前一黑:“糟糕……”

“光阁下!”仿佛有人喊他的名字,光甩了甩头,一只黑陆行鸟分开人群,奥尔什方从鸟上跃下,擎着盾牌护住他的身后:“还能坚持吗!”光苦笑着点了点头。真糟糕,他想,哪怕这样紧贴着,都感受不到他的存在……

突然,一种从未有过的奇异感觉涌入,光诧异的抬起头,一条光带将他与背后的人紧密相连。奥尔什方没有回头却话带笑意:”英雄阁下,请放心去战斗吧!“光扛起大斧,心中突然闪过一丝杂念:这难道就是“肉体”的感受?!

回到伊修加德,光再没有机会去询问那一刻的感受。他奔波在大街小巷,分发热汤、开发兵器、救助云雾街的孤儿,甚至挤压睡眠时间,让老伯爵都愧疚地提醒他不要太过拼命。

拼命,光每每回想,自己是绝对配不上这个词的,那是他最不愿回想的梦魇般的一天。他冲进教皇厅,想要阻止教皇离开。中间的过程
光已经记不甚清楚。他脑中仿佛电影版一帧帧走过:奥尔什方带着爱默里克推开大门;奥尔什方与他对视一眼冲上去阻止教皇;奥尔什方推开了他。光的眼中只有那个高挑的背影,他脑中居然划过了在福尔唐伯爵府看到的家训:“高举坚盾”,与面前的身影重合在一起。

然后尖枪便贯穿了独角兽之盾。光感到脸上一片滚烫,他擦了一下,手上一片血红:“原来人的肉体是这样温暖吗……?“光呆呆的想。奥尔什方说他不该露出悲伤的表情,说他笑起来做好看了。光虚握住那只半空中的手,挤出了一个苦笑,”那一定比哭还难看“,他紧了紧空无一物的手心。然后那只手便穿过他的手掌,脱力般滑落了。

”太可笑了“,光坐在神意之地的雪地里,脱下手套抚摸着彻骨寒冷的碑石。明明曾经近在咫尺,却只能通过这样的方式感受他的存在……海德林真是无比荒唐。光知道这碑石下空无一物,就像他曾经收敛同伴的遗体一样,奥尔什方穿过他的手指消散了,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结束了”。光凭借本能躲开尼德霍格一记烈焰,大斧劈砍,庞大的邪龙应声而倒,千年的仇恨消散,显现出埃斯蒂尼安的躯体。光快步走上前去,同阿尔菲诺一起抓住邪龙的双眼,刹那间,千年的幽怨、仇恨、疯狂仿佛萦绕而上,他愣了愣神。龙眼仿佛生长在盔甲上一般纹丝不动,那萦绕不散的怨气又侵蚀着光的心灵,他觉得自己快要坚持不下去了……

“?!”光突然一震,他感受到有一只手轻轻覆住了他的手背。他回头望去,奥尔什方轻轻地笑了一声,一旁伊赛勒看着光点了点头,他们一起搭上了手——

很多年以后,当人们再次回想起那次战争的时候,他们的诗篇中传唱的是专横跋扈的教皇、清廉平易的总长和光之战士朦胧而伟岸的身影。

而只有他知道,诗篇中天地间似乎永不停歇的风雪里有只属于他的奶茶的热气、简陋的石碑和那一瞬间若有若无温暖的触碰。

太草了,多年不感冒居然半夜被自己憋醒……那就发个今天第一次尝试做的icon,反正明天起来也是会看不下去的(:3_ヽ)_

狒狒使人进步,让我从一个只会美图秀秀一件修图的人变成了——

新的修图APP,还算好用。iPad上又看中了两个128的后期软件,先观望一下吧,太穷了()

夏天快要过去了……樱花许愿竹之类可以暂时退休啦!秋日的小农庄更加惬意,嘻嘻

本来把act的输出显示截图截进去了,懒得重新截,直接用sketchbook涂了()

九图,幻想药洗澡以后的女精搭配()

“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吧!”

??lofter是抽风了吗?好多图发出去都是裂的,首页大半的图也都裂了,手机电脑看都这样……

有的时候真想逃进艾欧泽亚不出来了(:3_ヽ)_没有那么多烦恼,真好_(:3」∠❀)_